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紫薇小说 >> 榴绽朱门 >> 第63章 抄家(一切都在局中)

第63章 抄家(一切都在局中)

天亮的很快,辰正时分,一顶官轿停到姜府大门前,一个五十岁左右、微微发福的红袍官员弯腰下了轿,仰头看着沉默的姜府大门,暗暗叹了口气,抬了抬手,示意叫门。

跟在后面的几个刑部小吏急忙上前,一路小跑上台阶。

没等小吏拍门,大门就应声而开。

姜家大老爷姜奉德脸色惨白,却还算镇静的从门里出来。

红袍官员急忙紧前两步,拱手欠身,苦笑道:“姜世兄,实在是不得已。”

“沈兄客气了,沈兄是来抄检的么?”姜奉德前一句话还好,后一句里,就带出了颤声。

沈侍郎垂下眼皮,叹了口气,点头道:“奉了旨意:已查实,姜奉礼父子附助敬亲王谋反,令检抄姜家,捉拿其余人等。”

姜奉德脸色惨白如纸,身子摇晃了几下,连往退了两三步,绊在门槛上,回身扶着门框,看着沈大人,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以老三一家之蠢,这依附谋逆,他不敢确定不是真的,也许,都是真的……

“沈世兄,在下托大了,沈侍郎,您,请吧……”姜奉德抖着手,用力抓着门框,努力让自己站得住,看着沈侍郎,抬了抬手,眼泪一串串往下掉。

沈侍郎叹了口气,慢慢上了台阶,仰头看着金光闪闪的门楣,片刻,正要挥手令人进入抄检,巷子口,一辆蓝呢小车,马疾车快,急冲过来,一直冲到台阶前才停下。

小车后,姜彦明和姚德庆骑着马,紧跟在车后。

没等车子停稳,威远侯姚镇江就掀起车帘,从车上跳出来,径直冲上台阶,冲沈侍郎长揖到底、气喘吁吁道:“是沈侍郎,您且慢,且慢,我这里,有件事,得先和大人说说。”

沈大人长揖到底见了礼,直起上身,疑惑而警惕的看着姚镇江。

姚镇江抬手抹了把汗,回过身,指着姜彦明道:“大人也知道,姜家五郎,姜彦明,早就过继到我威远侯府,是我的义子,这事,很早很早了,小儿还没出生前,就过继到我姚氏一族了,就因为这个,内子去世,明哥儿多始至终,守的都是孝子礼。

“一直没往外说,都是为了这府上老夫人的脸面,也是程老夫人的意思,说是等老夫人百年之后,再跟大家伙儿说这改姓过房的事儿。

“如今,唉,请沈侍郎明鉴,我们府上,和姜家,一应文书,都是齐全的,还有,明哥儿媳妇还在姜家,在这宅院里。”

沈侍郎愕然,看着姚镇江,片刻,又看向姜彦明,再从姜彦明看向姜奉德。

大老爷姜奉德迎着沈侍郎的目光,急急的不停的点头:“是这样,确实如此,是过继了,早就过继了,我家,他家,族谱上都记着呢,请沈侍郎明察!”

沈侍郎眉梢微扬又落下,垂着眼皮,想了想,看向姚镇江,拱手客气道:“事出意外,这是大事儿,在下不敢做主,不是在下能做主的事儿。

“如今有时辰拘着,也只好先隔开姜彦明和其妻李氏院落,暂时不动,待在下办好这桩差使,进宫面上禀呈,得了旨意,再依照旨意处置。”

“那是那是,极是极是!”威远侯姚镇江暗暗松了口气,急忙拱手陪笑道。

“姜彦明先跟姚侯爷回姚府等信儿,姚侯爷,姜彦明的行踪,得暂时着落到您头上,等在下得了旨意,再上门告知。”沈侍郎对着姚镇江,客气道。

姚镇江连声答应,“多谢多谢,放心放心!着落在我身上,您只管放心!”

姜彦明看着深广的姜家宅院,满腔的担忧焦虑,冲上来,又咽下去。

这会儿,他在不在府里,在哪里,都无怕谓,他帮不了谁,也护不了谁。

姚德庆看着踮脚伸脖看向姜宅的姜彦明,急忙拽着他往台阶下退。

得赶紧见好就收,免得这位沈侍郎改了主意,先把表哥收监,或者他这个表哥一时意气,要进去陪着什么的,他这个表哥,名士得很,率性得很!

沈侍郎打量着姜彦明,往前踱了一步,低低的声音中透着感慨:“当年,我和李兄同科出仕,那会儿,他那女儿刚刚出生,粉装玉砌的一个玉娃娃,转眼,也长大嫁人了,你和她,倒是一对儿璧人。”

姜彦明眼里闪出亮光,一句话没说,往后退了一步,冲沈侍郎长揖到底。

沈侍郎转过身,仿佛没看到姜彦明的这一深揖,看向姜奉德,抬手示意道:“姜年兄,时辰不早了,在下要开始请点了。”

“是。”姜奉德欠身下去,直起身时,姜奉德转头看向姜彦明。

姜彦明不停的冲姜奉德拱手欠身,姜奉德看了片刻,直直硬硬的拧过头,转过身,抠搂着腰背,迈过门槛,往宅院里进去。

姜宅外面,领头的刑部小吏指挥着诸小吏军士,沿着围墙,一路小跑着,熟练之极的往大门、侧门,各个门上贴上了封条。

姜府诸人已经聚集在程老夫人上房内。

沈侍郎等姜奉德进来,和姜奉德一起,进到程老夫人正院时,程老夫人已经拄着拐杖,迎出了垂花门。

沈侍郎越过程老夫人,看着跟在程老夫人身后的姜家男女老幼,退后一步,冲程老夫人长揖到底,“老夫人见谅,在下职责在身,不得不行此不得已之事。”

“沈侍郎客气了,能得沈侍郎前来主持抄检,是姜家的福气,多谢沈侍郎!”程老夫人微微颌首,神情沉静,举止自若的答谢道。

沈侍郎满眼敬佩,再次拱了拱手,抬手示意后面的姜家诸人,苦笑道:“官家旨意:姜奉礼父子丧心病狂,附逆谋反,着查抄姜家,姜家诸人皆收监待查。”

程老夫人身子微微晃了晃,闭了闭眼睛,声音暗哑,“老身教子无方,请沈侍郎转呈官家,我那三儿荒唐不争气是有,谋反他断断不敢,他没那个胆,也没那个本事,求沈侍郎代为转呈。”

“老夫人放心。”沈侍郎欠身,恭敬应声:“还有一件事,威远侯姚侯爷刚刚过来言讲,姜家四房姜彦明早已经过继到威远侯姚家族中,此趟抄检,四房姜彦明夫妻暂隔开不动,待在下禀明官家,领了旨意,再做定夺。”

程老夫人嘴唇抖动了几下,扶着拐杖,欠身下去:“多谢沈侍郎体谅周全。”

“老夫人客气,老夫人请。”沈侍郎往旁边退了退,恭敬的往外让程老夫人。

大老爷姜奉德紧前一步,扶着程老夫人,两人在最前,往外走出去。

两人后面,跟着二老爷姜奉义及二爷姜彦书等人。

再后面,大太太梁氏抱着一岁多的孙女蕊姐儿,脚步有些踉跄,吴三奶奶浑身僵硬的紧跟其后,手里死死揪着五岁的儿子贤哥儿的手,贤哥儿浑身惊恐,紧贴着母亲,时不时踩在母亲脚上。

再往后,是二太太周氏,身子半歪在女儿姜艳莹身上,姜艳纷虚扶着周氏另一边,惊恐的四下张望不停,二奶奶苏氏紧紧抱着两岁的儿子,一张脸白的没有人色。再后面,大奶奶唐氏面容沉静,半扶半拖着廖氏,赵氏抱着两个多月的儿子跟在后面,不时后头看一眼被姜艳夏抱在怀里的唐氏的女儿、三岁的枝姐儿,以及被姜艳秋、姜艳冬牵着的五岁的叶姐儿。

一大家子凄凄惶惶的出了府门,被军卒四周围押着,一路徒步走向刑部大牢。

这一趟抄检极其顺当,仆从们要么走了,要么早已经聚在一起等待抄没。

库房里的东西和帐本放的整整齐齐,各房各屋已经清理整理好了,整个姜府,没有人哭喊乱叫,财物帐本整齐条理,刑部小吏只需要清点造册,再顺手装点东西。

李丹若紧裹着细麻布斗篷,站在廊下,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身旁,脂红和羽妆看起来镇静,手里却不停的绞着帕子,把帕子绞得东拧西歪,全无形状。

外面脚步声急促错杂,却没有人往她们这个院子过来。

李丹若静静站着听了小半个时辰,暗暗舒了口气,看来,姜彦明的过继,过继好了,抄检的人,也认可了。

李丹若再听了片刻,看向脂红,低低吩咐道:“你去院门口,从门缝里往外看看,看看咱们这院子是不是被隔起来了。”

脂红听完就跑,却一脚踩在裙子上,往前跌冲,羽妆急忙一把抓住她,脂红咧嘴想笑,笑出来却像是哭,羽妆推了她一把,脂红提起裙子,赶紧往外跑。

片刻功夫,脂红气喘吁吁的跑回来,跑得太急,气喘的说不出来,只冲李丹若不停的点着头。

李丹若长长松了口气,闭上眼睛,双手合什,暗暗念了句佛。

程老夫人说得对,威远侯果然不会坐视不救。

李丹若再松了口气,转身往屋里进去,“咱们进去吧,外头冷。羽妆去烧水沏壶茶,脂红去看看,还有什么点心没有,咱们得吃点东西,得有力气。”

两人答应一声,不大会儿,取了点心、沏了热茶过来,李丹若吩咐两人坐下,一起吃些点心垫垫。

脂红侧身坐在炕沿上,咬了口点心,看着李丹若,低声道:“老夫人她们,这会儿怎么样了?”

李丹若垂着眼帘,慢慢喝着茶,半晌才低低道:“家抄了,人,自然要收监,就是不知道三老爷是什么罪名。”

“要不,我出去打听打听?”脂红忙建议道。

李丹若苦笑道:“你这是不知道什么叫抄家,这抄家,凶神恶煞,安生坐着吧,这会儿知道了,也不能怎么样。”

脂红嗯了一声,低头吃点心。

李丹若吃了一块点心,就无论如何也咽不下了,喝了杯茶,吩咐羽妆取了本书来,裹着斗篷,端坐在南窗下已经冰冷的炕上,透过半开的窗户,呆呆看着窗户萧索的冬意,心里倒没有太多的惊恐和不安。

母亲不知道得了信儿没有,她让人带信给沈嬷嬷,让魏紫过去递个信,就说自己没事,让母亲放心……

唉,李丹若脸上露出丝苦笑,姜家被抄检,自己怎么可能没事儿呢,母亲怎么能放心呢,唉。

李丹若仰起头,看着碧蓝的天空。

从前那一回,她是何等暴烈,一把火,连他,带自己,和所有他和她的东西,烧了个干干净净,她飘在半空,看着烈焰中燃烧的自己躯体,还有雄雄大火外,悲痛欲绝的母亲,她很后悔。

她飘荡了很多年,飘荡在母亲周围,看着母亲就那么一直悲伤着,一直悲伤着……

李丹若机灵灵打了个寒噤。

那时候,多少人劝过她?放开手放开他放过自己,他不是她生活的全部,她还有母亲、还有朋友、还有亲人,她统统听不进去,直到她飘落在空中,看着悲伤的母亲,她才明白过来。

李丹若低下头,脖子发酸,眼底酸涩难忍。

不能想这个了,这桩祸事,前些天那流言,是谁传出来的?象是专程要脱五郎和她出来一般。

谁在帮他?姚家?不可能,那还有谁呢?

这是个早就知道这件大祸事的人,这样的机密大事,能是谁呢?

夜里,军士说,是在抓捕谋逆之人!

李丹若机灵灵打了个寒噤。

谋逆!

先拿的姜家三老爷、大爷他们,那谋逆的,只能是敬亲王了。

大爷这个敬亲王府长史,从皇上即位那天起,就告病不去,一心想着另谋差遣,他怎么可能跟着敬亲王谋逆?

这绝不可能。这中间必有原因,是什么呢?

那些传言,是谁散布的?

他知道这谋逆的事,他也知道谋逆必定事败,他还知道姜家的大难,他连日子都算准了,他是谁?

喜欢榴绽朱门请大家收藏:(www.ziweixs.com)榴绽朱门紫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榴绽朱门最新章节 - 榴绽朱门全文阅读 - 榴绽朱门txt下载 - 闲听落花的全部小说 - 榴绽朱门 紫薇小说

猜你喜欢: 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清穿之娇养皇妃庆荣华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美人思华年掌欢金粉盛芳佛堂春色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重生之民国名媛天机皇妃,暴君的女人古代试婚种一个夫君邪王,快趴下!乘鸾九全十美下堂王妃娇医有毒锦绣凰途之一品郡主盛宠王妃幽后传奇傲娇反派要洗白妻居一品将军不容易
完本推荐: 退休死神的养老生活全文阅读七界第一仙全文阅读快穿之狗腿逆袭记全文阅读大叔,你家萌妻重生了全文阅读烈焰狂兵全文阅读影帝老公,头条见全文阅读酒娘子全文阅读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全文阅读第一序列全文阅读锁文系统:男主请自重全文阅读乡村超级医圣全文阅读小农民大明星全文阅读朕教你日理万姬(穿书)全文阅读我的老公是妹控全文阅读凰权之天命帝妃全文阅读清穿之和妃宅计划全文阅读女配是军嫂全文阅读前女友黑化日常全文阅读都市古武高手全文阅读京门风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近身兵王妖魔;我的武魂是加特林机战王朝农门小王妃重生之狂暴火法消除你的执念[快穿]玉宸金章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满级大佬拿了祸水剧本末世神魔录海兰萨领主惊天剑帝末世异形主宰冠上珠华盛爷的小娇包又在兴风作浪了方羽修炼了五千年许先生今天表白了吗皇上您该去搬砖了原来公爵不是人开局就杀了曹操吞噬星空之混沌太极逆天神医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我在聊斋当符师暴君闺女五岁半封敛雪印武映三千道我在末世种个田混沌丹神彼岸之主

榴绽朱门最新章节手机版 - 榴绽朱门全文阅读手机版 - 榴绽朱门txt下载手机版 - 闲听落花的全部小说 - 榴绽朱门 紫薇小说移动版 - 紫薇小说手机站